伴读分享会回顾|张立宪:一个编辑的头脑风暴

日期:2019-12-04 浏览次数:2214次

12月1日南京晓书馆迎来开馆后第二期伴读分享会,《读库》主编、读小库的主编,江湖人称“老六”的张立宪作为此次伴读分享会嘉宾出席现场,与130位从全国各地受邀的书友以及出版界的同行们,聚集在南京晓书馆内,共话“人工智能时代的人脑”。


640.webp (5).jpg

本期分享会张立宪以“一个编辑的头脑风暴”为起点,从多年来在读库“做书”的经验中开始发想,不断探寻着“人脑”与“人工智能”之间的联系——一个人的所思所想中有哪些是可以被人工智能替代的?又有哪些是用我们人脑才去想的呢?


“他们身处丰饶之中,却逐渐饥饿至死”


正如阿瑟·克拉克《2001太空漫游》中的这句话,在未来,当所谓身外之物不再稀缺时,人类的生活与工作越来越多地被人工智能参与,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们要让我们的脑子做点什么?才不至于“饥饿至死”。张立宪在本次分享会中也说道:


“这就是在这个时代,人工智能和人脑的区别,我们越来越依赖人工智能,人工智能也把我们伺候得非常舒服,但是想做点事情越来越难。

640.webp.jpg

接着张立宪也从“人脑”与“人工智能”的差别等方面作出了自己的思考:将“人脑”与“人工智能”对立起来,似乎从来都不是一个合理的解决方案。“无边界”是二者关系的终极边界。举个例子,从AlphaGo到AlphaZero,再到MuZero,从“围棋规则”一直到没有规则,人工智能在“有边界”的领域的发展,远超人脑。但对于一个流动的、液态的世界来说,对过程和结果的品味,正是人工智能无法代替人脑的地方。

张立宪在现场分享了以《古墓丽影:崛起》游戏设定集的封面选择为例的案例,同现场书友进行了举手投票互动,不同的人物封面设计所对应的书友选择结果存在差异。这其实就是一个没有标准答案的选择,或者我们称他为“无边界”问题。那如果是人工智能来选择这个封面会是怎样的结果呢?现场书友也给出了一版从人工智能角度思考的反馈——“选择网络点击量高的封面”。但是无论每个人作出怎样的选择,他本人都可以对自己的选择作出那么一番貌似有道理的解释,这样的意境和韵味也是人工智能所代替不了的。当人工智能什么时候对过程和结果开始品味了,人脑的警惕度也许就要提升了。AlphaGo会不会未来也有这么一天?那个时候我们人脑还有什么优势呢?

“与人工智能合作——融合工作”是张立宪老师在最后分享环节所表达的一个观点。所谓人脑和人工智能合作,就指融合工作。未来也许就是你和人工智能合作的程度越深,你的工作成绩才能越大,这是在人工智能的时代的人脑应该学习掌握的一个能力。


不仅如此,张立宪还提到:我们应该具备什么基因?“数学”、“技术”、“艺术”,这三个基因在中国的传统教育中都是非常缺乏的,数学在高中上完后就很少有人再学了;我们一直在轻视技术与艺术,这个从很多公共建筑的审美就能看出来。所以需要有意识地去弥补对于数学、技术、艺术的教育。


现场关于人脑与人工智能的差异及关联张立宪从“一个编辑的头脑风暴”的角度持续探讨了很多话题,活动在热烈的思维碰撞及互动中结束,书友的精彩提问也为现场增加不少新知。


640.webp (1).jpg
640.webp (2).jpg


// 互动环节选段 //


1)Q1

书友你有一个所谓的“饭局”,有时候约的时候只是一个问号,一个叹号,晚上就可以一起吃饭了。我的问题是:大众点评大家都在用吧,有的评分很高的餐厅,它不一定好吃;有一些餐厅环境不是很好,但是很好吃。在这样一个背景里面,如果你从北京来了,我有机会跟你一起吃个饭,怎样去选择这个餐厅呢?人工智能的确是可以选一个评分很高的店,但是不一定很有特色,我想听听你对这种情况的看法。


张立宪我个人是一个唯心主义者,我觉得饭好不好吃,有时候来自强大的心理暗示。如果有其他人说这个不好吃,我可能也觉得不好吃。更多情况下我觉得只要是跟朋友吃就可以了,那吃什么都好吃。我们都有一个宽容度,这个宽容度内好吃与不好吃没有什么分别,有了宽容度,接下来就是被大数据所驱使,只要打开APP,马上就弹出一个评分最高的、猜你会喜欢的餐馆。这个趋势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我们已经处于这样的环境下了。


2)Q2
书友我从事翻译相关的工作,我最近也在上外交学院一个教授的课,教授说科大讯飞希望和他们合作,考试系统中引进他科大讯飞的技术进行改卷。在这个过程中,因为文字往往相对枯燥或者单一,所以翻译技术是好使的。但是一旦涉及跟文科有关、包括跟人有关的工作中,人工智能又是不好使的。那以后人工智能技术是不是会往这个跟人相关的工作内容方向上发展?还是说人工智能会迭代,自我学习?

张立宪人工智能最大的好处是匹配。你说“我要下围棋了”,人工智能马上匹配跟“下围棋”相关的东西,但是人脑大部分时间都是“高射炮打蚊子”。比如今天晚上决定在南京吃一顿饭,我会动所有的脑细胞,甚至连跟南京无关的信息我都会动用起来思考“今天晚上吃什么”这个话题,这种看起来的浪费和无边界感,可能是人脑和人工智能不一样的地方。人工智能算的肯定是对的,而我们人脑很多时候是有意外的。昨天下午参加冷冰川一个活动,他的画非常好,他的文字也非常好,他的编辑叮嘱审校老师不要乱改文字内容,即使他的很多文字看起来不规范,看起来甚至是错字。因为他就是用他艺术家的思维,把一些词和字拼装在一起。如果要按照常规编辑的规程来说是肯定要改的。这样“犯错”的工作可能也是需要人脑来做的,而不是人工智能。我只能粗浅地说这些。

3)Q3
书友今天几个主题词里面我最注重“教育”这个词,谈到人工智能,现在一旦有人在学编程,那身边的人就全部开始学编程,就像是美术、英语培训一样。现在的孩子在学的很多东西,若干年后,人工智能会做得好得多。你作为一个父亲,在孩子教育方面给我们一些什么建议呢?比如怎么更好地适应人工智能时代的到来?

张立宪我也在向其他的爸妈学习,我的经验更贫乏。刚才提到人和人工智能相比它很大的优点是“无边界”,但是人很多时候是自设三厘,这是人摆脱不了的一种困境。我们就拿学习来说,人工智能可能不会分这是历史课、数学课、选修课或者必修课。但我们从小接受的教育就是“自我设限”,比如“我是文科生,数学够文科的分就够了,学那么深干什么,为什么要学物理和化学呢?文科又不考这个”。但这方面是有问题的,所以我个人特别喜欢不设限制的大通论文学。

4)Q4

书友:今年有一部纪录片叫《美国工厂》,大概是讲一个中国的老板曹德旺,到美国开工厂造玻璃,在美国很多年一直都没有盈利,直到他引入了人工智能之后,淘汰了很多美国当地的工人,工厂实现了盈利。所以我有一个很困惑很焦虑的问题,人工智能发展太快的过程,是在主动地淘汰一些人,而主动淘汰的权利就掌握在资本家和一些精英层面,那这些被淘汰的人应该怎么办?张老师有没有考虑过人工智能发展过快会导致人跟不上的局面?

 

张立宪:三年前有售票员去抗议,因为公交车实行市民刷卡乘车,不需要他们卖票了。但是你能让公交车恢复人工售票制度吗?欧洲也制定了相应法令,要给人留一点工作的机会,但在这方面不是我们个人能够解决的。如果人工智能干得又快又好,那为什么会招一个大学生呢?高速公路的收费员他们下岗了,也去抗议,说“我这些年就会收费,你让我回家,我怎么办?”他说的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你是当事人,你会允许自己这些年只学会收费吗?现在觉得“要慈悲,要有同理心,要感受其他人的痛苦”很动听,但是也希望被人工智能取代的人让自己承担那么一点点责任吧。


5)Q5
书友当下的趋势是电子书,以后有没有其他的发展趋势?你作为出版界的前辈,你觉得在我们书籍行业后续会不会有颠覆性的革命?

张立宪我觉得一定会有的,刚才引用的这句话《2001太空漫游》,地球上的人戴上了一个叫“脑帽”的东西。未来的人可能刚生下来就会被挂一个芯片,这个芯片就是所有的人类文明的结晶。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伴读者计划”是晓书馆首创的名人公益阅读推广项目,从001号伴读者、晓书馆馆长高晓松开始,致力于推广公益阅读的作家、学者、艺术家、科学家们,化身书海中的同行人,通过“伴读分享会”,和晓书馆读者促膝而谈,把阅读的魅力带给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