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读分享会回顾|叶兆言:南京是我写作的根基

日期:2019-12-04 浏览次数:2059次

11月28日,南京晓书馆迎来开馆后首期伴读分享会,由南京作家叶兆言出席现场,与100余位从全国各地受邀而来的书友促膝而谈,共话文史写作的当代传承。本次活动由晓书馆、大屋顶文化主办,译林出版社特别支持。


640.webp.jpg

伴读分享会现场

左起:主持人吴晓平、作家叶兆言、南大教授杜骏飞


本期分享会叶兆言从《南京传》说开去,就文学创作、文史写作的当代传承等话题与读者进行深入交流探讨。事小说创作近四十年,叶兆言本就有写一部中国历史的想法。

“我觉得为一个城市立传是一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如果光写南京的历史,我并没有太大兴趣。我特别想写一写中国历史,根据我的阅读经验,只有两个城市特别适合讲中国的历史,一个是北京,它是中国的中心,特别适合于叙述大一统江山的历史。还有一个城市就是南京,在某种意义上它是中华文明核心的一个“备胎”。而西安、洛阳,可能更适合讲汉唐这种断代的历史。”

——《南京传》


对于叶兆言而言,相较于风土人情、帝王文化,他更倾向于以一个朴实的态度,从普通人的视角对南京历史进行述说。他也正是用朴素的话,朴素的视角,朴实的态度,让我们了解了朴素的南京历史。


在伴读分享会现场,作为对谈嘉宾的南京大学著名教授、诗人、新闻传播学者杜骏飞对这本书的写作风格评价道:

“《南京传》这本书我读下来的体会是:叶兆言并不是把南京的历史描述得非常崇高,而是很淡地去写南京的历史,又通过南京的历史非常素净地描绘了中国的发展。从叶兆言的写作来说,南京城很像是一个阅尽繁花的世家子,看尽浮尘后,成为心静如水的文人。

叶老师的文笔,也是非常素朴的,可以说是洗尽铅华的文笔。大家如果看了《南京传》,就会了解这种平易近人的语言了。他的每一句话,都是零度叙事,将自己与读者放在平等的立场上;每一段文字,几乎都是没有渲染过的,有些地方甚至用弱光、遮光的方式写,跟南京城的气质非常接近。”


640.webp (1).jpg


伴读分享会现场热度持续不减,书友问答环节的精彩互动也为现场的思想碰撞增色不少。这其中既有对于南京历史的发想,也有叶兆言在写作《南京传》时的思考。


640.webp (2).jpg


// 互动环节选段 //

1)Q1
书友南京是一座文化名城,历史2500多年,在这个当中南京这个城市也是非常容易遭受破坏的,近代有两次破坏,第一次就是太平天国,太平天国以后像栖霞寺、报恩寺,还有雨花台等地方都被破坏,然后建国以后,1958-1963年,南京城墙几乎被拆得30多公里剩20多公里,13个城门拆了9座城门,现在中华门是南京最好的城门,那么从中国文化这个角度和历史依存角度,叶老师能够谈一下这两次浩劫给南京造成了什么样的影响吗?

 

叶兆言我是一个特别能接受现实的人,我觉得破坏这个话题,不光是南京,其他地方也会存在。上个月我去中亚感受更深,那个地方是伊斯兰民族,东西之间交界。到那个地方,你会感觉历史就是在破坏中间进行的。我觉得南京最大的特点,是可以把不存在的东西,后来假的东西当成真的东西,比如说夫子庙的李香君故居等都是假的,对一个不怀古、不思古的人来说,那个东西是不是原物,没有多大意义。因为大多数老百姓对真假没有兴趣,老百姓有兴趣的是历史上的这段故事、这段文化。

 

有意思的是文化人关于这件事情的讨论,就像我们现在讨论南京的这个东西,城门和城墙的破坏,包括你刚才说的中华门,我觉得这是非常遗憾的事情,它就发生在我们眼皮底下。南京老城墙被破坏,然后造一个新城墙,它对城墙的破坏恐怕比拆还要严重。我从小在南京城长大,中华门旁边有两段挖开了,但是现在又把它重新建起来了,而且弄了一个门,我们也知道这个城门肯定是一大段,就像家里面大门一样,可能只有一扇门,现在中华门就像螃蟹洞一样,一个接一个,一个城墙应该只有一个门,南京现在所有的城门有三个洞的都不是历史的原物,都是民国或者晚清所建,大部分都是民国的。至于为什么会有三个洞城门呢?三个洞城门不是南京历史,是我们根据鼓楼造型而建的,根据午朝门造型设计的,因为便于交通。


我们所谓创造历史的做法,某种意义上是消耗历史的,我在报恩寺塔往下看的时候特别不舒服,因为你看下面的城墙,首先中华门,我记得80年代的时候,我陪汪曾祺过去看,汪曾祺非常激动,这个地方太漂亮了,上面长了草等等,感觉特别好。但现在因为要走自行车,上面像个篮球场。我们为什么说好多好的风景、庙特别好,因为和尚特别会选,和尚经常选的是一个风景点,你在庙里可以看到好多好看的风景。亭子,也不仅仅是让人休息的,是让人坐在那里的时候可以看到好多东西,那么我觉得报恩寺塔在过去的时候你从上往下看是可看的,你现在看就显得很狼狈,因为很长的墙上面,一个一个洞,那种洞也不符合城门的规则,原来应该像一个鸡蛋一样,现在为了走汽车,变成了鸡蛋横过来了。我们现在最悲哀的就是太平门,这个基本上是一个转折点,那个假的东西立在那儿了,时间长了也是文物,就像曾经把城墙拆掉一样,南京这个城市,你毁它,那也可以创造出一种文化出来。谢谢。

 

2)Q2

书友我觉得《南京传》写的并不是南京百姓的故事,只是把南京的文化名人当做普通人来写,我觉得《南京传》虚构的成分比较少,它更像是一个人对南京历史的回望,所以我想问您在创作的过程中,是有比较特殊的考量吗?

 

叶兆言我觉得是这样,这是我自己的观点,也是我一直坚守的原则,我写的《南京传》,是一个非虚构的,非虚构有非虚构要求,《南京传》没有虚构的东西,我写《南京传》的时候遵守的规则和小说完全不一样,因为我们知道篮球规则中要用手,足球必须用脚。我在《南京传》中间绝对没有小说细节,不会编一个故事,或者历史上没有的,这个肯定不会,我就是非常严格,对于我来讲,这个规则是特别重要,我不是很喜欢“网络文学”这样一个词,为什么呢?因为“网络文学”模糊了纪实和文学概念。我觉得虚构的就是文学类、小说类,非虚构就是非虚构。


 640.webp (3).jpg


伴读者与书友妙语连珠,在互动环节之后,活动以叶兆言诵读《南京传》一书后记内容作为收尾。


“2017年10月,女儿女婿去土耳其旅游。计划半个月,走哪条路线,订哪家旅馆,租什么车,看哪些风景名胜,品尝哪些美食,安排严密准备周到。租车自驾,捎上老爸老妈,顺水人情惠而不费,然而女儿知道不可能,这期间,老爸正全力以赴投入《南京传》的写作之中。


这部书稿完全是意外,写过很多与南京有关的文字,写了很多,觉得自己不会再写,不可能再写。《南京传》的兴奋点,是想写出与以往不一样的东西。这部书稿之前,一直在写小说《刻骨铭心》,写得很辛苦,很吃力,很绝望,我担心自己再也写不动,再也写不出什么长的文章。
 
没想到创作《南京传》状态会那么好,有段时间,每天工作将近十个小时,结束时天旋地转,仿佛云中雾里。真是很疯狂,作为一个写作者,一个上岁数的老同志,能够这样,实在太美妙。我确实不可能与孩子们一起去旅游,那么好的写作状态,怎么可能放弃,怎么舍得。一次旅行中东的好机会,令人遗憾地失去了,很可能是永远失去。接下来,女儿怀孕,生小宝宝,再要有这样的旅行计划,不知道猴年马月。”


值得一提的是,本次分享会是叶兆言新书《南京传》的南京首发。“南京是我写作的根基,是我熟悉的地方,我必须得坐在这个椅子上才能说话。”今年8月,叶兆言集其四十年写作大成的最新力作《南京传》由译林出版社推出,受到广泛关注。三个月以来,《南京传》在南京诞生、出版,到上海、北京,再到浙江,足迹遍及大江南北。借此次晓书馆伴读分享会,《南京传》回到故土,与现场书友进行正式见面。


640.webp (4).jpg

640.webp (5).jpg


“伴读者计划”是晓书馆首创的名人公益阅读推广项目,从001号伴读者、晓书馆馆长高晓松开始,致力于推广公益阅读的作家、学者、艺术家、科学家们,化身书海中的同行人,通过“伴读分享会”,和晓书馆读者促膝而谈,把阅读的魅力带给每一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