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 | 高晓松馆长亲临现场,“南京晓书馆一周年”特别活动

日期:2020-11-13 浏览次数:138次

2020年11月11日,南京晓书馆的一周年特别活动在南京晓书馆顺利举行。本次活动邀请育邦、李樯、何同彬三位主编与晓书馆馆长高晓松共聚一堂,一起就「文学、期刊与时代」的话题进行探讨。



640.webp.jpg



与此同时,为期一个月的【《钟山》《雨花》《青春》文学大刊展览】也同期开启。



640.webp (1).jpg

一年前的今天,南京入选「世界文学之都」之际,南京晓书馆正式对公众开放。南京晓书馆由晓书馆公益基金会与大屋顶文化、悦动·新门西三方共建,并由大屋顶文化持续运营。一年来举办了三十余场文艺活动,致力于为南京以及全国的文艺爱好者们提供一个优质的阅读环境以及多元形式输出的文化空间。 




640.webp (2).jpg


  现场精彩回顾 :



15:00,南京晓书馆开放一周年纪念活动在南京晓书馆开幕。南京晓书馆馆长高晓松首先讲述了南京晓书馆这一年来的成绩。



接下来高晓松与三位主编就「文学期刊与人们文学意识的养成」、「文学刊物的社会责任和历史意义」、「文学刊物在数字媒体时代的新境遇」等问题展开交流。




640.webp (3).jpg
640.webp (4).jpg


   精彩内容回顾   



高晓松:
“我个人觉得对于真正致力于做严肃文学和严肃艺术的人,最重要的是,自己心里有对这个世界不同的映像,这个世界在你心里映射出来是什么样子的,这才是第一位的,而不是说有怎样的技术和技法。无论任何流派,无论世界在你心里是荒诞的,还是解构的等等,你心里一直企图把它建构起来的,我觉得这才是好的文学。”

“作家也好,音乐家也好,电影人也好,一生中如果能有一两次跟大众交汇,其实是一生莫大的荣幸,而不是一生中的沦丧。说我今天沦丧了,是因为昨天跟大众会了个面,这很可笑。你是很幸运的,遇见了大众在这里。因为作者最终还是要去向你自己的方向的,然后这个过程中,你可能又跟大众岔开了。大部分人是没有幸运能遇见大众,就一直在那条路上孤独地走。而少数人,像我们这种超级幸运的人,突然遇见了大众。还有一种更幸运的人,可能遇见大众好几回。然后每个人的成长,每个人的经历,最终都会导致去向不同的地方,所以才有这么多百花齐放的东西。”

640.webp (5).jpg
640.webp (6).jpg


育邦:

“(今日期刊的日渐式微)我觉得这个不是作家不行,也不是读者不行,他们是需要重新的社会的分层,读者他有权利来追求自己喜欢看的东西,读者不一定要看传统的文学期刊,甚至是文学名著,我也了解到现在网络文学的读者众多,它是有原因的,它能够吸引读者。不一定每一个人的阅读都是为了思想或者文化的价值,有人需要娱乐,有人需要打发时间,各种各样的诉求,其实这个社会它是分层的。而说作家不行,我觉得也不一定。现在作家文学创作的水平其实不一定比80年代差,甚至很多时候在很多方面走得更深入,只不过没有像80年代那么火,或者说作家没有那么流行而已。”


“之前的文学期刊承载着娱乐的功能,承载着信息的功能,承载着更多的诗与远方,因为那时候不像现在信息这么发达,高铁可以随时到另外一个城市去,那时候人们基本上圈定在自己的一个极小的生活范围内,他通过文学期刊,来给予自己一个对于世界的更多的一个心理的补偿,心理学上其实就是心理代偿。实际上他的梦想,他对于另外世界的观察,或者有时候说窥视,很多时候都通过文学作品来实现。”



640.webp (7).jpg



李樯:

“上世纪八九十年代文学疯狂到什么程度?当年给《青春》投稿是很难有机会发表的,但是我们会做一个工作就是只要是来稿没有被发表,就会有退稿信。比如说河北一个农村的文学青年,他接到了这封退稿信,不是录用的信,只要是扬着退稿信在村里吆喝一圈,名气就有了,女朋友也有了。但是进入互联网时代以后,尤其是我们文学期刊,处境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但是我觉得现在这个状态倒是一个常态,因为文学本身就是小众的。”


 “毫无疑问,现在互联网时代文学的产量是几何级的翻倍了,产量增大了很多,每一个人都有了自己发表的途径。‘发表’这个词,以前的传统说法就是在文学期刊上报纸副刊上发表,但现在这个概念已经改变了。人们可以在自媒体上,在自己的博客或者空间里,在豆瓣或者知乎上随便发,只要把自己的文字传递出去,它都是一种发表,所以文字的量毫无疑问是巨大的。所以每一个类型都在吸引他特有的一个受众在关注。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读者和文学市场的疯狂乃至迷狂的那种现象,完全是两个状态了。”



640.webp (8).jpg



何同彬:

“纯文学这个概念是80年代后期提出来的,以前也没有这个概念。在上世纪80年代有两个和纯文学相关的范畴和概念,一种就是文学承担那种社会教育的功能,也就是一般所说的启蒙,文学要教育人,要感化人,这是对文学的一种期许;还有一种80年代后来的先锋小说,大家很难看懂,不知道他在说什么,但是大家就说很高级,因为每个字都认识,连起来就看不懂。这一类的文学,它所承担的就是作为一个语言系统和表征系统,它跟社会流行的是完全不一样的。作为一种独特的语言系统,不需要让读者理解。这两个向度构成了纯文学或者是所谓严肃文学的两个主要功能。


(关于纯文学)整个一套评价体系,我刚才说它和80年代有关,现在就是和大学有关,因为现在只有大学才教授文学知识,大学之外的机构是不教授文学知识的,包括文学评价的一些观念和价值标准。比如你是读过大学中文系的人,你可能就不需要我告诉你什么是纯文学,因为文学史里都告诉你了,但是文学史它是客观和标准吗?肯定不是绝对的客观和标准的。所谓的纯文学和严肃文学的标准,你要把它这个非常科学的描述出来也很难,这个作品摆在这里,用这篇还是用那一篇,你要拿出一个标准来是特别难的。当然你古今中外文学作品读得多了,还是会有一个模糊的评价体系,但这些东西相对来说也是比较抽象的。



640.webp (9).jpg

在对谈环节结束后四位嘉宾与现场读者朋友进行互动并且合影留念,南京晓书馆一周年活动圆满结束!




640.webp (10).jpg
640.webp (11).jpg